以和和和和和

胡言乱语,写点喜欢的东西,码字极其慢(´□`。)

【亲子分】囚徒③


海盗安东×贵族子分

        这个海盗头子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被抗在肩上着实不太好受,腰被他的手紧紧禁锢住,腹部压在衣服装饰的尖锐金属饰品上,难受地不住挣扎扭动着,垂落的双手恼怒拍打他的背部。

        “再不安静点,就把你丢下海喂鲨鱼。”

        费尔南德斯有些不耐烦,用意大利语警告了他,并用另一个手拍了拍罗维诺的屁股威胁他要听话一些,而触摸到柔软富有弹性的屁股时感觉倒是不错,海盗头子想什么就做什么,当即又揉了一把。

        诡异安静了不到几秒钟,接下来来自这位少爷狂风骤雨的攻击让费尔南德斯觉得自己的胃都要被他打出来了。

        “你他妈打我哪里!又要干什么!你个混账!老子一定要把你鼻子打断!”

        船长忍住捶打挺直腰背憋红着脸回到原来的船上,在船员们关怀眼光的注视下,一路快步到了自己的房间,抬腿踹开房门,将爆发中的小少爷丢在地上,再长长舒了口气。

        看来果然是罗穆路斯的孙子,打人也不比他爷爷差到哪里去。费尔南德斯揉着肩膀转动手臂,恢复了在劫持时冷酷的表情。

        罗维诺摔在地毯上,闷哼了一声。他干净整洁的绸缎上衣在挣扎过程中被揉皱,胸前的纽扣丢了,小皮靴也踢飞了一只,包裹住的漂亮小腿线条裸露出来,略显狼狈趴在地上。

        “你叫什么。”

        费尔南德斯脱下了血红色马甲,那顶缀着羽毛的帽子随意挂起,巨斧扔到了角落,黑色的眼罩从脸上摘去,也看清了他的脸。转身双腿交叠靠在了椅子上,依然使用意大利语,居高临下望着地上的罗维诺。此时就像褪下了全身的戾气,如果忽略他正在把玩的手枪,明朗的笑容宛如一个温和友好的大哥哥。

        “你爸爸。”

        罗维诺索性踢掉了另一只鞋子,不甘示弱从地上站起,将上衣抹平整,高傲扬起头。至少在气势上不能输。

        “如果你想,我也可以送你去见他。”

         费尔南德斯冷冷哼了一声继续开口。

        “让我猜猜,是罗穆路斯那个老家伙的孙子吧,是费里西安诺,还是……”

        他故意拉长了尾音,盯着眼前人皱起的眉毛笑出了声。

        “罗维诺·瓦尔加斯,那个脾气不怎样的大孙子,你和你爷爷倒是长的挺像。”

        “那又如何,我是谁,不关你的事吧!杀不杀随便你,老子才不怕!”

        他丝毫不费劲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看样子是逃不掉了,伟大的罗维诺·瓦尔加斯,就要葬身在这艘破船上,死在那把肮脏的斧头或者海盗手上正在转动的手枪上,罗维诺甚至已经想到费里西安诺那个傻家伙哭泣喊着哥哥的样子,真是耻辱!

        “怎么不关我的事,你值钱的很啊!”

        费尔南德斯停顿了一会儿,举起手枪对着罗维诺,轻轻向上扬了枪头,学着子弹发出的声音做着口型,唇角是赤裸裸的笑意。

        “怎么舍得杀了,跟你爷爷还可以做笔不错的交易。”

        交易。

        本想着这次逃离家里的束缚外出闯荡,能够做出一番事业,然后可以得意洋洋的回去,告诉他们罗维诺是多么能干,不是只能依靠家里的软蛋,也不用再被他们与费里西安诺互相比较着。而现在呢,却成了一个猎物,还需要这个身份帮忙脱险。苦涩又像是自嘲咧了咧嘴角,就连呆毛也无精打采的耷拉下来。

       不过既然不用死,暂时也逃不掉,罗维诺深呼一口气,索性坐了下来。

       “我饿了,我要吃披萨和干奶酪,混蛋。”

       “好吧,大少爷。”

        费尔南德斯扬了扬眉头,虽然也有些好奇他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威尼斯的商船上,但这次反正是自己占了便宜,当然也得在罗穆路斯来之前照顾好他,免得交易告吹。

       “还有,我叫安东尼奥,不叫混蛋。如果再这么叫,那我就只好对你做混蛋做的事喽。”

        “……滚蛋!”

【亲子分】囚徒②


海盗安东×贵族子分

        “船长……这里!”

        一个满脸络腮胡的高大男人冲着门口喊了一声,很快吵吵嚷嚷聚集在一块的海盗们散在了两边,将中间留出一条通道。

        此时好奇心战胜了恐惧,人们都不禁偷偷朝门口望去,罗维诺也微微抬头,从狭小的缝隙中见到了海盗口中的船长。

        他身穿华贵的血红色长马甲和黑色马裤,头顶的帽子上插着长长的白色羽毛,衬衣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脖子上戴着的黄金项链,项链悬着钻石十字架的挂坠。他不像其他海盗拿着手枪,而是把两把手枪挂在丝质背带上,手持一把长斧,锋利的锐刃配着脸上遮去一只眼睛的黑色眼罩,越显得可怕而阴沉。罗维诺匆匆一瞥便低下头,纵使再怎么不了解海盗,也明白这是一个极度危险需要远离的人物。

        络腮胡海盗从角落蹲着的人群中抓了一个微胖的男人丢在众人的面前,男人狼狈的翻了个身子,在船长用一只眼睛居高临下冷冷盯着他的时候,脸色苍白,额头冒出了汗水,嘴唇微张却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费尔南德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惊恐的话语断断续续传来,吞吐着含糊的音节,压制住内心无边的慌乱。

       “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么。”

        还不等那个船长开口,络腮胡大汉大叫着,充满怒气的声音令男人瘫软了下来。

         “我给你很多钱……所有的,都给你,放了我……放了我……我以后不会再……我当时有埋……”

        他言语混乱叙说着,接下来嘴里就是不断求饶。

        海盗头子嗤笑一声,一脚踩在男人的肩膀上,俯身凑近他的耳边,似乎只说了几句话,那个胖男人脸色就惨白的彻底。

        他知道现在已经无路可逃了,绝望之下开始拼命做着无用的挣扎,扭动的身躯可怜又可笑,还咒骂着下流话,站在他身后的另一个人似乎忍受不了愤怒涨红着脸重重地向他砍了一刀,使他不受控制地扑向前方,撞上了另一个恶棍,那个可怕的船长,直接用手里的长斧冷酷的一把斩下那个男人的头。

        血液肆意从横切面飞扬,难听聒噪的声音瞬间停止,掉落的头颅正好安静的滚落在罗维诺的面前,刚才喷洒的粘稠液体也不免沾染到了他的脸颊,被惊吓到的绅士富商们慌乱的朝后挪走退去,但他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脑袋。

        费尔南德斯此时也发现了罗维诺的存在。

       他漂亮的棕发有些凌乱,耳旁倔强的翘着一根弯曲的呆毛,翠绿色的眼珠恍惚地盯着血淋淋的肮脏头颅,青涩的脸庞和记忆中的一副面孔渐渐重合。

       船长骤然眯起了眼,眸子里闪过的光线晦暗不明,嘴角的弧度上扬的令人心惊胆战。

        “这趟,可比想象中更有收获。”

        费尔南德斯低低笑了两声,在罗维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单膝弯曲蹲在他的侧面脱去了手套,用粗糙的指腹摸上了这位小少爷小麦色的脸颊,擦去他刚刚染上的血液。

        “喂喂混蛋你干什么!”

        但即使再害怕,也阻挡不了罗维诺这个被娇惯大的贵族与生俱来的傲气,愣神过后他反射性一把拍开船长的手,并试图用言语嚣张地伪装内心的惊惧。这个刚刚杀了人的恶魔,对人类的情感完全无动于衷,也许自己马上也会葬身在那巨斧之下,但却颤抖着狠狠咬紧牙说不出任何求饶的话语。

        “我警告你不许再靠近!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而费尔南德斯大笑着,不顾罗维诺的挣扎一把抓起他的身子搂住腰将他抗在肩膀上往外走去。

       “把那个头挂在桅杆上,剩下的人,就等着赎金吧。”

【异色伊双子】卢西安诺教你怎样叫醒熟睡中的弗拉维奥


        花样撕衣。

        原材料来自弗拉维奥的衣柜,一排高档衬衫任由你选择,随心所欲撕拉撕拉制造着噪音骚扰他的耳朵,同时也可以满足创造欲望,摆弄成不同样式造型以供欣赏,毕竟艺术源于生活。

        不过在他彻底清醒之前得把“艺术品”完完全全藏起来,并建议补充原有的衣服,所造成的后果概不负责。

        外力强迫。

        一个最适合弗拉维奥的粉色夹子,将它端端正正夹在他鼻子正中央,然后绑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做成完美的装饰。接下来就可以等待欣赏着被打断呼吸的弗拉维奥张开嘴巴汲取氧气的场景,事先准备好的相机此时就可以按下快门了。

        记住,此方法慎用,因为很可能在第二天就会尝试到同样待遇的起床服务。

        暴力攻击。

        小罗维诺的头槌,叫早的绝妙武器,自动化无需多余操作,而且屡试不爽,百分之百成功。具体情况可以咨询安东尼奥这位长期体验者进行了解,在此不详细说明。

        不过使用这个方法有个前提,你得有一个小罗维诺。

        童话故事。

        被王子温柔吻醒的睡美人,睡眼朦胧地伸出双臂搂住上方人的脖子,不满的轻哼带着软糯的鼻音只因刚刚被打扰的梦,这是真是极其棒的体验。然后接下来得向上帝保佑今天的运气值,因为马上会得到一个热情缠绵的吻,或者……一个巴掌。

        温馨提示,所有方法,仅供参考,最后一个方法,仅供我使用。

【亲子分】囚徒①


海盗安东×贵族子分

       威尼斯最繁华的贸易口岸,被暗处的一双眼睛盯着,直到一艘商船缓缓地驶出,等待它孤独的漂浮在寂静的大海上,便发出了指令。

       “上。”

        沉稳的声音中透出了一丝兴奋和残忍,果断决定了他们即将成为猎物的命运。

        满满当当全副武装的海盗此时躲在了隐蔽的地方,甲板上站着天主教徒打扮的船员,驾驶着速度极快,以桨和帆提供动力的大帆船,向那艘满载而来的商船猛扑过去。

        热闹商船上的水手们只是懒洋洋的瞥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关注的地方,转头便向旁边的伙伴嘻笑着,说着在昨夜的风流事,但接下来他才知道,大事不妙了。

        炮弹猛然发射击中商船和周围的水域,激起阵阵的水花混杂着尖叫声,铜制的旋转炮不断填充着火药,魔鬼们在晃动的船体和惊慌失措的人群中跃上了甲板。

        桅杆的旗子不再是之前的样子,他们悬挂了假旗,现在飘扬的黑旗上赫然是骷髅与交叉股骨的图案。

        是海盗!

        他们佩有弯刀和手枪,轻而易举制住了手无寸铁的富商们,一个长管火枪手瞄准着一位试图跳海逃跑的绅士,娴熟的枪法令可怜的他脑袋上带着一个窟窿葬身海底。

         “不许跑!”

        他们大吼着,朝着天空开枪,将船上的财物掠劫成堆,掳获乘客和船员,推搡喝骂着驱赶他们蹲在船舱内。

        一群野兽!被推挤到角落的罗维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这位从小便被呵护长大的小少爷,背着爷爷准备闯荡世界,偷偷溜出家门混进了这里,却完全没有想到直接遇见了海盗!

        也许在他偶尔的幻想中有变成勇猛的将士和海盗们激战着,但也绝对不是在这种情景下。

        常年缺乏锻炼的身体根本敌不过凶残横行的海盗,被枪狼狈指着抱头蹲下,尽管愤怒至极,但更不能在此时被他们发现了身份,否则会给家族带来无穷的麻烦。罗维诺狠狠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多余的声音。

        “船长……这里!”

【亲子分】与你同行⑤


*双向暗恋
*还是那么短

       嘴唇。

       过了一个晚上有点苍白干燥的嘴唇。

       睡眼朦胧的罗维诺怔怔盯着它好一会,在视线扩大到对方整个脸时,脑中才接上了线开始运转。

        我怎么滚到了这个家伙的怀里!条件反射有些惊恐的想挣脱束缚向后仰去,但放在并搂住他腰上的手阻挡了他的行为,下意识朝安东尼奥的脸上望去,他皱着的眉头似乎是发出了被打扰睡眠的信号,垂落的睫毛扫落一片阴影。看到安东尼奥眼底淡淡的黑眼圈,继续挣脱的动作却迟疑了。毕竟按照往日绝对一个膝弯顶上他的小腹,再接着在哀嚎声中踹下床去,而现在这腿怎么也抬不起来。只好在想象中冲着熟睡的脸打两拳,又闷闷的重新挪回原来的位置。

        阳光穿过了窗帘,投进了淡淡的光线。躁动的情绪平缓,发热的脸颊也逐渐降温,暗自抱怨着这个混蛋怎么还没有醒,但总归还是别扭的将视线四处转动,在“一不小心”停在安东尼奥的脸上时又像被人发现一般快速弹开,在经历了许多次的“一不小心”后,就再也没有移开了。

       因为罗维诺坚信这个时候他肯定是被阿佛洛狄忒迷了心智,绝对不是顺从他本身的意志在行动。没有被压住的右手不听指令,在两人近的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距离间移动着。手指的指腹缓缓的滑过安东尼奥脸颊的弧度,从额头发丝的边缘到下巴。记忆中青涩的脸庞现在已经略带了点胡茬,被阳光亲吻过的眸子永远不会暗淡,即使它们现在是紧闭的,也能想象到平时璀璨的样子。唇角在睡觉时也是上扬的,因为任何时候也不会消磨掉他的热情和笑容。指腹在他的唇上无意识擦过,柔软的触感令指尖也升高了温度。

        罗维诺不知道他现在凝视的目光已经过分专注,甚至没有感觉到彼此贴近的身体原本富有规律跳动的心脏都在不受控制的加快,平稳的呼吸变得急促,在下一秒,就对上了那双光彩潋潋的宝石。

        “我……。”

        安东尼奥深深呼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话像是憋在喉咙里,在罗维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对着他微微颤抖的嘴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亲子分】与你同行④


*双向暗恋

       罗维诺看着在自己宿舍房间里堂而皇之占据地盘的行李箱,嘴角忍不住抽动两下。

        这家伙是早就有图谋了吧,下了飞机就直奔宿舍,碰上刚回来的费里西要了自己房间的钥匙,丢下东西再兴冲冲去找自己来个巧遇。

        “你总不能让大哥露宿街头,连个睡的地方都没有吧?”

        安东尼奥无辜的摊开手,接着同隔壁房间过来的费里西安诺打了招呼,开始兴奋的展示这段时间在植物园的研究成果。罗维诺无奈的翻了白眼暗骂混蛋,扯了毛巾丢到他都是汗的脑袋上。

        不过这样……也不错。他勾勾唇角懒洋洋侧靠着他们身旁听着热火朝天的讨论。

        晚风夹杂远方传来的钟声掠起了蓝白色的窗帘,奏响了夜的安眠曲。

       费里西安诺打着哈欠抱着从柜子里翻出的棉被从他们两个身后探出脑袋来。

        “那我放在哥哥床上啦?”

        “他睡地上。”

        “唉……可是……”

        “不许废话!”

       罗维诺从费里西安诺手上扯过棉被一股脑塞给安东尼奥,接着爬上床背对着他们留下一个冷酷无情的背影。

        费里西安诺遗憾的朝苦笑的安东尼奥摇摇头,眨着眼摸了空调遥控器调到合适的温度,退出了房间。

        “晚安。”

        关闭的房门掩盖上从走廊里透出的光线,安东尼奥起身走到窗台边拉紧了窗帘,遮住最后一丝亮光,房间仿佛彻底陷入黑暗和寂静,只除了悄悄溜进的若有若无的月色和偶尔翻身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罗维诺紧闭着双眼面对墙壁,心脏跳的有些失控,耳朵却一直听着房间里传来的任何细碎的声音。地板很硬,睡得应该不舒服吧,如果……管他呢,爱睡不睡,不然就滚去走廊。略带烦躁的把整个身子钻进被子里,闷闷地打算安心睡觉。

        安东尼奥半张脸埋在柔软的被窝里,脸微微发烫。虽然没有像想象中可以同罗维诺睡在一张床上,不过这样的结果也是预料之中,比在去走廊睡的结果可要好的多。轻抬脖颈,视线就可以专注的看着床上卷成的一团。

       “喂……上来睡吧,不过别说什么恶心黏糊糊的话,只不过是因为你翻来翻去吵的我睡不着而已!”

        安东尼奥感叹着他一贯的口是心非,身体却快速的抱着被子跃上了床,大概搜寻到他脑袋具体位置,伸出手揉着他在被子里蹂躏的乱糟糟的头发,尽管得到了不许乱摸的警告,满满的笑意依然掩饰不住。

       一张并不宽敞的床挤了两个人,似乎隔着两床被子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罗维诺的心跳的厉害,安东尼奥的脸颊也烫的惊人。身侧隐含着胆怯,惶恐的颤抖,热切而又汹涌的感情不断升温,两人却心有灵犀默不作声。罗维诺仍然背对着他,努力压制住内心躁动的情绪。

        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和安东尼奥睡,自己抱着枕头毫不客气霸占了他整张床,虽然只是为了支支吾吾的说声谢谢,不过最后他因为在自己脑袋上动手动静被自己狠狠教训了一顿。

       恍恍惚惚想到了以前的事,波动的情绪被安抚,心脏也安分了些,迷迷糊糊间竟有了睡意。

       当旁边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听到耳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时,安东尼奥张开原本闭起的双眼,他缓慢地,小心翼翼地伸手连人带被子搂住罗维诺,为他在自己怀里寻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拨开遮挡住脸颊的细碎头发,露出了满足的微笑,仿佛搂住的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因为这是,独属于我的天使。

【亲子分】与你同行③


*双向暗恋
*特别短

        安东尼奥有点郁闷的拎着大包小包,抬眼望向在前方疾走的罗维诺,心里开始七上八下。

        他是不高兴吗?不高兴见到我?这么长时间没见,除了刚见面时的拥抱,还是自己主动,其余时间都不愿意碰触甚至看自己两眼。

        回忆起刚刚的见面,身前的人青涩少年模样已经褪去,眉眼轮廓越发清晰明朗,那根倔强的呆毛还似往日一般翘起,随着走路的步伐晃动着,活力又富有朝气。

       缓慢长叹一口气,不过也是习惯了他别扭的性子,还是那么可爱啊。不过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表明自己的心意而不把他吓跑呢?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飞过了地中海来到了他的身边,可不能轻易失败!低头若有所思想着可行的方案。

       罗维诺有些僵硬的控制着四肢在前方快步行走,穿梭在人群的缝隙中。但总觉得身后的眼神带着“幽怨”时不时飘过来,就更加紧张。 

       该死!自从懵懵懂懂发现对安东尼奥不一样的情愫,面对他时总是不自在,平时只是电话联系,没想到突然又见了面,就连手指都不知道该摆成什么样子,该就像小时候那样理直气壮才对!他的变化其实倒是挺大的,旁边偷偷往自己身后瞧的姑娘可不少……不过真可恶,他居然长得比自己更高!

        身后传来的叹气声更使得自己的毫毛都紧张得竖起来。为什么叹气?是不高兴吗?这个家伙居然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吗?老子可是陪着他在这么晒的太阳底下走着!

       本想自动忽略他的满头大汗,最后按耐不住心里变软的那一小块,故作无意放慢步伐等待他追上,接过装满瓶瓶罐罐的袋子,避开他跟着移动过来的视线,随口问了一句。

        “对了,你今晚住哪啊?”

        “酒店忘了订,现在也没有了,罗维诺能不能收留我一个晚上呀?”

        “麻烦……。”

        “不麻烦,睡一个床就可以。”

        “……哈?!”

【亲子分】与你同行②


*双向暗恋
*短,很短……

       “罗维诺!”

       “安东……尼奥?!你怎么在这里!”

        熟悉又有点点陌生,同脑海中的那张不断驱赶却又反复回想起的面孔开始重合,竟使得当时没有反应过来。

        在愣住的瞬间任由他搂过自己抱了满怀,干净的和他那永远略带点酸甜的气息,恍若沉浸在午后暖洋洋的柔和光线之中,那丁点的身高体型变化被理所当然的忽视,看起来这家伙好像还是没有变啊……感受到脸颊旁温热的呼吸萦绕着,断了线的意识重新连接到现在的情景,回过神后猛然蹦跳着大叫推开。

        “干什么干什么黏这么近!”

        比平时偏高的音量表明了此时的不自在,耳根悄悄泛红漫延它的热气,罗维诺你可不能这么没出息!只不过就那么久没有见到他而已!一边暗骂着一边忍不住朝他瞅了一眼。

        可安东尼奥的热情丝毫不逊色此时罗马的太阳,毫不在意被他推开,习惯又熟稔地重新搭上他的脖子,另一只手顺势拿下罐头丢进购物车里。

       “当然是过来看你们的,刚刚去宿舍碰上了小意说你可能在这里,就过来了,难道罗维诺就一点都不想大哥吗?”

        安东尼奥的手随意的划过一个圆润的弧度放在罗维诺的脖颈处,感受到落下的手指尖传来轻微的不安,似乎隐含着激动的颤抖,自己身体也随之有些发热,暗暗呼了一口气,终于,又见到他了。

       “谁会想你啊!还有,不许自称大哥!”

        不屑的撇开视线,高声嚷嚷着,似乎越大声越能压下心虚,这个家伙,在小时候呆在西班牙生活的时候就这么让自己称呼他了,还叫自己小弟!两个人天天吵吵闹闹直到自己离开回到意大利,才没见他那笑的傻乎乎的脸。

        和他相隔在地中海的两端,彼此的联系却从未断过,但是从电波传过来的声音总归和真实的不一样,那心头的失落感永远挥之不去。

        不过至少,现在又见到他了。

【亲子分】与你同行①


       *短篇,特短

        夏日的罗马,毫不掩饰肆意张扬它的热情。

        可路上的行人却并不因为这份热情而减少,三三两两结伴或独自享受这七月的盛夏。

        压低的鸭舌帽遮住了眼睛,也阻挡了四处游荡的光线。宽松的T恤随意套着,黑色贴身牛仔裤扎进马丁靴内,偶尔眼角略向旁侧经过的姑娘,手指轻抬起帽檐,眯起眼冲她们笑容满面打着招呼,一副朝气蓬勃的学生模样,低眸却闪过一丝烦躁和无奈。

        “唉,那群教授真是麻烦,作业多得不了了,连出来逛逛看看姑娘的时间都没剩多少。”

        罗维诺抱怨着教授的“心狠手辣”,嘟嘟囔囔独自一人去往超市购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谁叫弟弟费里西安诺被严肃刻板的德国佬抓去什么实地考察调研水质问题作业报告?真是奇怪又无聊的题目。回想其他所谓的课题,痛苦的摇摇头,迈步走进商店里。

        认认真真埋头在货架上挑挑选选,毕竟周末在宿舍享受的快乐生活的基础就寄托在这满满的购物车里。

        “硬奶酪有了,榛子酱饼干也拿了,柑橘味的酸奶给费里那个家伙,等会绕到前面的商店再去买几个水果蛋挞好了……嗯还有……还有金枪鱼罐头意面!果然还是自己比较靠谱啊,换做费里西说不定什么都忘了!”
       
       略带得意的推着满满的战利品,终于在最后一排货架的高处上寻找到最后的猎物,不过这放置绝对不合理!瞅着高处的罐头皱眉,稍稍比较了一下,轻松帅气的拿到似乎有点麻烦,这微妙的高度差距还真是令人不爽。

        当松开购物车的把手转身微微踮脚伸长手试图准备一把取下时,有一只手却比自己更快的按在了罐头上。

        骨节分明,干净有力。

        突然怔住接着不由自主扭头望去,而他恰好正注视着自己。

        汗水微微打湿了他额前的刘海,清爽的脸庞映着明亮到刺眼的笑容,在互相对视的片刻,他绿色的眸子里涌起非常明显的喜悦。

        “罗维诺!”

        “安东……尼奥?!你怎么在这里!”